冬奥热潮席卷济南,泉城市民共赴“冰雪之约”

admin 7 Months+ 248

大众网·海报新闻记者 范明昱 谢玮 王雅雯 24节气倒计时、黄河之水天上来、“破冰”而出的冰雪五环……2月4日晚,北京2022年冬奥会开幕式完美落幕,中国以更自信、更强大的姿态展现于世人面前。据统计显示,自2015年北京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以来,截至2021年10月,全国冰雪运动的参与人数为3.46亿人,实现了“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”的总体目标。 冬奥会的催化之下,济南“全民滑雪”的热度也是显而易见。人们为什么越来越爱滑雪?滑雪有着怎样不可思议的力量?全市冰雪旅游项目有哪些方面的升级?近日,大众网·海报新闻记者前往济南市2004年首家建立的滑雪场——金象山滑雪场,探访滑雪企业的发展之路以及人们对滑雪“上瘾”背后的故事。金象山滑雪场 故事一:每年都升级,今年比去年同期增加30%客流量 讲述人:刘琳琳(滑雪场运营总经理) 对于生活在极寒地带的人们而言,滑雪技能是生存需要。将长条木板绑在脚下,不但可以防止陷入雪中还能够向前滑行。人们“驯服”了冰雪,便有了“滑雪”。 采访当日,整个金象山滑雪场“暖意融融”。这种暖不是皮肤触及到的感官温度,而是现场中年、学生、小孩等不同年龄段滑雪爱好者燃烧着的热情之火。 “与去年同期相比,今年增加了30%左右的游客,可以说是非常火爆了。”刘琳琳是金象山滑雪场的运营总经理,前不久北京冬奥会的召开,打破了她对客流量的固有认知。“春节一般人流最高峰是初四、初五两天,今年集中到初五、初六,这与初四当晚的开幕式有着极大联系。” 金象山滑雪场成立于2004年,算是济南第一家成立的滑雪场,整个占地面积达到了10万平方米。2015年北京成功申办冬奥会后,这里的总体客流量数据至少比之前增长15%到20%左右。 究其原因,得益于滑雪场独特的运营管理模式。“冰雪运动大趋势下,滑雪场也从供给侧市场转移到了需求侧市场。”刘琳琳介绍,为了能让不同年龄段消费者体验冰雪项目,从2021年12月底开始,互动嬉雪区就进行了升级改造,不仅有成人娱乐,也有孩子们的乐园,例如特色雪圈、雪地转转、狗拉雪橇、雪地小火车、多人自行车等众多娱乐项目。 硬件方面,滑雪场更是为中级雪道和初级雪道增添了新设备“魔毯”,帮助从高坡滑下来的游客们轻松登到顶峰,解决了初学者对于“拖牵”这样上雪道方式的不适应。“基本上是11月底或12月初开业,但今年由于济南天气原因,12月18日才正式开业,3月中旬就会闭场,接下来我们还会有深一步的升级,为2022年冬季的滑雪游客们准备新惊喜。”刘琳琳说。 滑雪场针对青少年开展了“冬奥小将养成营” 故事二:春节坚守教学,打开更多孩子的“滑雪之门“ 讲述人:黄付友(滑雪场教练) 2022年的春节,金象山滑雪场40多名滑雪教练几乎都没有回家过年,黄付友是其中之一。出于热爱,黄付友从事滑雪教练一职6年,有着极其老道的滑雪教学经验。 事实上,为了迎合冬奥会,金象山滑雪场针对青少年特意开展了“冬奥小将养成营”,春节后参加养成营的孩子们达到了100多名。 平日教学再加上养成营的孩子,黄付友今年已经为160名孩子“传道授学”,让青少年们享受到驰骋雪场的喜悦和刺激感。“每名教练都有自己的一套教学方法,我也是慢慢琢磨探索出了一套属于自己的。”黄付友表示,因为双板入门简单一些,初学者的孩子们一般都从双板学起。“大家基本都是零基础滑雪小白,两个小时就可以掌握最基本的犁式滑雪动作。单板难度稍大一些,花费时间在1天左右。” 采访中记者得知,犁式滑雪就是将两只雪板后部向外推出,呈内八字状,用两只雪板的内刃卡住雪面向下直线滑行,这也是最常见的双板滑雪动作。 滑雪场作为经营场所,这里配备的最小滑雪鞋码是27码,大概4岁左右的孩子可以穿上,但他们基本只会玩一些冰雪娱乐项目。只有孩子们达到了6岁,才能够和教练起到良好的沟通效果,仅仅需要3天,滑雪小白就可以顺利从高级雪道列队下来。 训练现场,营里所有的孩子们都会穿上统一颜色的滑雪服,13岁的梁开茹是个长相秀气的女孩子,她报名的是“冬奥小将两日营”,当天是学习第二天。“之前只坐着轮胎滑下来过,当时就很想学滑雪,于是在好朋友的推荐下报名来到了这里。”或许是自身平衡力不错,梁开茹认为滑雪运动比较容易上手,目前已经能够从中级坡道滑下来了。“冬奥会开幕式我也看了,我觉得滑雪运动员们非常辛苦,接下来我想挑战一下高级滑道,学习运动员们勇敢向前的奥运精神。” 程龙脚踩单板极速滑下 故事三:滑雪是进阶过程,热血少年追寻单板滑雪“飞翔梦” 讲述人:程龙(滑雪“发烧友”) 2月8日,18岁的谷爱凌在“自由式滑雪女子大跳台”决赛中夺冠,拿到了自己本次冬奥会的第一块金牌。冲上热搜的,除了她飞鸟般的身影,还有与雪相伴的成长经历,这让24岁刚刚结束考研的程龙为之振奋。 滑雪现场,一身黑色运动装扮的程龙手持单板,在“拖牵”机器面前静静排队等待着。滑雪场的高级道加上缓冲区有800多米,他在那里获得了满足、挑战和快乐。 爱上滑雪的这股热情,是程龙在读大一时油然升起的。“刚开始接触滑雪时,那种在雪上‘飞翔’的感觉让我很刺激,整个人就神清气爽。”在白雪皑皑中飞驰而下的乐趣,实在让程龙“上瘾”。但这种“上瘾”的背后,藏着他自己无数次的摔跤与受伤。 “我会看很多滑雪大神的视频,前期也找过教练进行培训,自己慢慢练习,慢慢提升技术,单板已经滑了3个雪季了。”在程龙的眼里,滑雪不是炫技,也无关装备,只有通过不断学习,才能在滑雪中获得松弛、疗愈和成就感。 目前,程龙的滑雪之路出现了一点小迷茫。“单板熟练后需要去分门别类了,现在还没有想好是练习刻滑还是平滑。”程龙告诉记者,所谓刻滑,也就是摸地滑,平滑的花样更多,类似360度、480度的转弯。“我更倾向于平滑,感觉那样更酷一些。”程龙说。 除了济南的滑雪场,程龙还曾跑到河北张家口滑雪场。在他的印象中,那边的大雪场更多一些,坡度与长度也更加宽广,一个雪道可以达到4、5公里,这为做跳跃、翻转等滑雪动作提供了更加便利的场地。 当谈到北京冬奥会时,程龙表示自己有两个非常喜欢的中国选手,一个是谷爱凌,另一个则是苏翊鸣。“看到国人在滑雪运动上越来越优秀,我自己也得到了极大的鼓舞,十分自豪。” 延伸阅读: 济南市文旅局:推出冬季文旅惠民消费券,冬奥带动济南冰雪游 记者查找资料了解到,近年来,在国家“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“目标指引下,以冰雪运动为主要内容的冰雪旅游发展迅猛,根据文化和旅游部相关调查数据显示,2020至2021雪季冰雪休闲旅游人次达到2.3亿人次,冰雪休闲旅游收入超过3900亿元。 3亿人撑起的万亿滑雪赛道,让大家看到了国家更多的运动发展可能,也看到了人们另一种与自然融为一体的生命体验。 近日,记者从济南市文旅局了解到,伴随着北京冬奥会举办,济南市民游客参与冰雪活动的热情空前高涨,济南市文旅系统积极参与,为冬奥助力。 一方面推出了一批特色冰雪旅游项目。既有金象山、卧虎山、雪野等专业滑雪场,也有九如山、红叶谷、齐鲁雪乡等冰瀑观赏和戏雪、亲雪项目。另一方面大力推出了冬季文旅惠民消费券,对滑雪场和冰雪项目实行打折优惠,让利于民。 针对下一步发展,济南市文旅局将继续推动冰雪旅游项目的落地,布局一批具有市场引领作用的大型冰雪旅游项目,促进全市冰雪旅游发展和冰雪运动普及。
New Post (0)
Back
Create New Thre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