冬奥开幕式上的8岁护旗手:我们在很神圣的地方

admin 7 Months+ 259

  深蓝的地屏向远处铺开,国家体育场“鸟巢”中央,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在12名少年儿童手中缓缓展开,再被稳稳护送向前。   这是2022年2月4日晚,北京冬奥会开幕式的国旗入场环节。来自北京市西城区五路通小学的饶清芷,就在这个代表着祖国未来的国旗护送队伍中。今年8岁的她,行进间腰杆挺得笔直。小号《我和我的祖国》吹响,五星红旗在人们手中相传,像一浪浪潮水托起的小舟,顺利地抵岸。   “女士们、先生们,请起立,升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,奏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。”望着升起的国旗,饶清芷和同学们一起敬少先队礼。她说,“我觉得‘鸟巢’是一个很神圣的地方,我们在很神圣的地方升了国旗。”   “要站得非常笔直”   为了迎接冬奥会,从去年12月起,饶清芷和其他11名少年儿童代表,经过了长达两个月的刻苦排练。   一开始,学校还没放假,同学们趁着每个周末抓紧排练。首先是站姿练习,“站10分钟左右,要站得非常笔直。”下一步是练习步伐,步速要保持适中,队形要确保整齐。起先排练时,地屏上会有位置点的提示,每个人要记住自己的点位。12个人分成两排,从侧面看,“好像只有6个人一样。”   有时,排练中也会出现小失误。有的同学在排练时,耳麦掉进了卷起的国旗里,顿时听不见导演的指令了,大家都很着急。“后来,就改成了志愿者哥哥姐姐们领头,给我们说指令。”许多细节也通过排练一再调整,比如同学们的站位间距等。   12月的北京已是深冬,在“鸟巢”的露天场馆内排练,也是一项挑战。有一次下了雪,冰凉的雪粒滑进了饶清芷的眼睛,但她坚持立定不动。   放寒假后,饶清芷和同学们开始每天排练。从1月28日起,他们各自由一位家长陪同,进入“闭环管理”,开幕式上的其他小演员也都集中住在这些酒店里。   排练之余,饶清芷和其他孩子成为了朋友,用电话手表相互“加好友”。大家还总是一起在休息室里做作业、聊天、玩游戏。有时候联合排练,现场还会放烟花,他们仰着头看烟花,想象着冬奥会的样子。   除夕晚上,导演组给孩子们发了瓜子、花生、旺旺大礼包之类的零食,大家三五个挤在一起看春晚,一边笑,一边跳起了舞。“拿着零食满地滚,一直到凌晨1点多,特别热闹。”饶清芷的妈妈赵女士说。   “我们在很神圣的地方升了国旗”   2月4日晚8点,冬奥会开幕式正式开始。国旗入场环节上,个子高一点的孩子,将国旗举在胸前,个子矮一点的,将国旗托在肩部,像每一次认真排练时那样,他们稳稳地托举着国旗,将它庄重地交到了100多位“哥哥姐姐叔叔阿姨”手中。   “一点儿也不紧张。”饶清芷说,行进途中,她有一步不小心没走稳,但反应飞快地向前踏了一步,“补救”了回来。   而在家中,饶清芷的爸爸妈妈、爷爷奶奶早早就守在电视机前。此前,他们得知孩子有机会参与冬奥会开幕式,虽然又惊又喜,却不知道孩子参加的具体是什么环节。   因为表演是要保密的,饶清芷对父母也“守口如瓶”,提到冬奥会,但凡多说几句,她就会一脸严肃:“保密!”直到开幕式当天,家人才第一次在电视上完完整整地看到了孩子的表现。   饶清芷的妈妈赵女士笑着回忆道:“爷爷奶奶比我们还激动。亲戚们一晚上都在给我发各种角度拍下的电视画面照片。孩子能参加这种国际性的盛会,大家都觉得很自豪。”   “我们平时都参加过升国旗仪式,但我觉得‘鸟巢’是一个很神圣的地方。国旗从我们的手中一点一点传到了56个民族的哥哥姐姐、各行各业的叔叔阿姨手里,我们在很神圣的地方升了国旗。”饶清芷说道。   结束表演回到家的时候,已经是5日凌晨1点多了。赵女士对女儿说:“从镜头上看,你站得真直。”女儿回答:“对,我唱国歌也特别大声!”   “虽然排练的时候她也会喊累,但其实她自己觉得特别骄傲、特别光荣。”赵女士说。
New Post (0)
Back
Create New Thread